『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彩墨|偶尔写点文章|手帐|偶尔乱涂个画
科幻小说爱好者,各种音乐爱好者
BUAA就读中,一个假的工科女
常用微博@烃烽 发一些日常

马孔多的雨

        写在前面……这是一个见识浅陋的少年的读书笔记,可能没什么含金量,就是留给自己这一段阅读经历的一个纪念。

        我合上《百年孤独》的书页,发现自己用了大半个月读完它。

        说磨叽是真的挺磨叽的,毕竟每一章好像至少都看了两遍,因为记不住昨天看完的部分新出来的剧情和人名……

        虽然过程漫长而艰辛,我认为这么去读它很值得。

        名著这东西,而且是一本频繁出现在劝退榜上的名著,我曾经看到对它的所有评价都在两个极端。一个很著名的比喻说一些人看来是盛筵,另一些看来是砒霜。不论其他评价怎样,我觉得吧,克服一开始的枯燥与混乱,把一本书读到渐至佳境,这样的体验非常珍贵啊。




        

        【循环的孤独】

        其实在阅读的过程中,感受着复杂的家族人物关系,人物的庞杂让我很容易就想到了中国巨著《红楼梦》。后来在豆瓣翻大佬写的书评,果然很多人有类似的直觉,让我感觉没白读……

        同样是家族历史,一个是宏大的盛衰之诗,一个是暴雨风沙之下有些荒谬的百年孤独。

        布恩迪亚家的七代人,每一代都有重复循环的命运,到后段这种命运趋于明了,不用再拿纸牌去推算就可以预测一切。

        上校的小金鱼,阿玛兰妲的寿衣,美人儿雷梅黛丝不停地洗澡,奥雷里亚诺第二不停地修门窗,开头结尾两个乱伦产物一样的“猪尾巴”。是梅尔基亚德斯多年如新的房间把他们禁锢在某一天,也是它衰败而臭气熏天的房间把他们的命运绑在同一天。

       孤独从马孔多的诞生开始,抑或从这个社会的诞生开始,从终点到起点,荒唐地一路重复。所以奥雷里亚诺上校的名字连同那三千多工人的尸体,都注定不会被记得。


        【不存在的爱情】

        作品中描述性爱的情节很多,却在最后有那么一句话:“这是布恩迪亚家族百年来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因为爱情诞生的孩子。”

        读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有一丝震惊……

        然后从前找了几个我觉得是爱情的片段。

        年轻帅气优雅的意大利调琴师与丽贝卡结婚未成,在阿玛兰妲身上找到了爱,却终究绝望自杀。

        赫里内勒多上校一生执着而温柔的坚守没能融化坚冰。

        阿玛兰妲,这个一生的处女,由于恐惧,不能接受这些纯洁的感情。

        乌尔苏拉说,这家的每个人都失去了爱的能力。

        小声说,其实我还是有一点的不解,就是黄蝴蝶那段……当时看梅梅在火车上的那段描写真的挺心痛的,也就是在那里对费尔南达产生全书唯一一次厌恶之情,所以这也不算因为爱情诞生的孩子吗,还是仅仅因为梅梅的叛逆……

        我也很喜欢丽贝卡的热情与疯狂,上校的威严与冷酷【虽然这人居然是个萝莉控】,但是果然这些非正常人类不存在爱的能力吧……


        【历史的停滞】

        这个地区文明程度很低下,陈腐的思想让他们从吉卜赛人卖磁铁的时代一路发展到铁路时代又退回去。

        眷恋过去让他们只能活在重复中,活在同一天里。祖先,那个真正敢于开拓的智者被绑在树下,魂魄多年不散;活的最长的乌尔苏拉在最后返老还童,从现实褪入回忆;家族的最后一个人被蚂蚁啃食,一切在令人震撼的预言和风沙中结束。

        梅尔基亚德斯的预言也许不是基于那一套神棍的方法,庇拉尔的预言也许不是基于神烦的纸牌,这些人从出生到长大,命运都是写好的,是他们自己骨子里的东西让他们重演停滞不前的命运。

        所以这部作品虽然魔幻,但是有其映射现实的地方。大概是影射当时拉美的社会现状吧,是他们自己的文明,导致了历史的百年依旧。

        我不知道那三千名工人的死亡与抹去有什么具体深刻的含义,但在我看来是一个巨大的虐点啊,真相以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被掩盖,和那些尸体一起丢弃,在连绵的大雨中被彻底遗忘。然后马孔多依旧在同一天里重复,在重复里走向败亡……

        当看到何塞第二一次次的诉说到后来神经质地念叨那三千人的尸体还在海里,这是我在全书中感到最沉重的一次悲怆,甚至比最后那段预言的破解带来的震撼还要印象深刻。


        【奥雷里亚诺,马孔多下雨了】

        写到最后了。

        全书里我是真的非常喜欢赫里内勒多这个人物【大概看上去是唯一的正常人……】,他没有那么难以读懂,他有显而易见的柔和与纯情,但也正因如此,他注定在布恩迪亚这个家族之外。

        即使这样,他没有放弃与上校之间的友谊,与阿玛兰妲之间近乎单相思的爱情。同样是家族之外,他出现在这部作品里不是像梅尔基亚德斯那样的预言者,不是像庇拉尔那样的洞察者【与繁殖者……】,亦不是像意大利帅哥、雷梅黛丝、蝴蝶男孩【我忘了他叫啥了】那样的牺牲者,他只是一个守护者,一个虽然没什么卵用但一直真实存在的救赎者。

      上校不能理解他的表达,这句话说给上校听,也说给那些孤独者:

     “奥雷里亚诺,马孔多下雨了。”

        

评论(2)
热度(8)
  1. 汀风汀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在水一洲
© 汀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