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和钢笔谈恋爱,一本手帐走天涯
科幻小说爱好者,沉迷音乐不自拔
在帝都某脱发大学仰望星空的工科女
常用微博@汀汀汀汀风 欢迎来玩(^Д^)

昨天修仙看的国家宝藏 到上阳台帖这一段
想起余光中
想起高中时候在语文课本抄的每一首诗词

(手胡忽略掉)

12月♡

一九八四。

把之前几个试色发一发

马孔多的雨

        写在前面……这是一个见识浅陋的少年的读书笔记,可能没什么含金量,就是留给自己这一段阅读经历的一个纪念。

        我合上《百年孤独》的书页,发现自己用了大半个月读完它。

        说磨叽是真的挺磨叽的,毕竟每一章好像至少都看了两遍,因为记不住昨天看完的部分新出来的剧情和人名……...


最后来上个网
明后天要考个试
考完我又是一条好汉

这么长时间没掉多少粉
开心

粗暴的上个图
圣诞快乐了各位

咳 再来一发吧
放着自己都不好意思说的三天苦逼假期
作业的量可抵一寒假
放飞着不知道还在干啥的自我

好久不见~
发存货

【尽管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
循环了好多遍这首歌
刚刚开始对RAM WIRE的歌中毒就知道这组合解散了……真的好喜欢MV里那只小羊】
新入的LAMY 2000真的贼好用啊

然后……每次上lft都是好久不见的样子
因为今年高三啦也没啥时间写东西了所以……关注我的各位大概不咋能看到我了
给我一年时间,进化成完全体的自己回来(。ò ∀ ó。)

兹游奇绝冠平生

啊彩墨这种东西真是……
就这么被拖进了这个坑(눈_눈)

有点迟了。
端午节安康。

你的湖水和夜空

亲爱的毕加索小姐:
       
        离开你已经一个月了。虽然你还原原本本放在我的桌子上,我却无法再让你在纸的纹理上自然地行走,无法再看到你的笔尖挂着墨蓝色的宛如珍珠的墨滴,还有,你和墨水合二为一创造的那个最漂亮的世界。
        我想用指尖去和你交谈,去感受两年的默契,用你来把我的一切想象化作春天的湖水与夜空。

     ...

好久不画图了,今天看到网易云放出来Shadow and truth这首歌,简单涂一个动漫里的人设……
这个op真的不能更好听啊。

2017年的开头,用最近很喜欢的一段话!

【原创漫评】永久の砂を攫う広い海で

永久の砂を攫う広い海で
大浪淘沙的无尽远航——编舟记

    知道这部作品是从动漫开始的吧。我还记得当时看预告,考哥配音就让我非常期待了,题材也非常非常的清新。看了两集动漫之后又补了电影,我就深深喜欢上了这样安静又不失感动的画风和这群美好的编辞典的人们……
    是的没错,它讲的就是编辞典。而且再略显平淡的叙述里带着一丝燃。
    这个故事真的很简单的。一个名字就叫做『认真』的男主马缔,热爱文字但是十分不会说话『……』,在进入辞典编辑部以后用十几年编纂好一部名叫『大渡海』的名字文艺设计又漂亮要是真的存在我...

彩墨这种东西一定不能乱入坑
真的

转眼12月啦
晚安

编舟记
电影好看!动漫只更了两集也好看!
觉得自己和男主的性格挺像的有点共鸣……
不说了去找小说

(^Д^)

来者犹可追

他走了有八年了。
距离我在奶奶的日记本上看到那几句话也已经过去了四年。

八周年这种日子只有这里的人才会过吧。
可能八年以来这个全国人民都在庆祝的一天对我家人来说都不是个太好的日子。不过现在也早该过去了。

十六年以前给我取了这个大名。
十三年前手把手教我画小青蛙。
十年前拎着我的书包走在放学的路上。
九年前忘了因为啥事儿把我骂哭。
八年前那个夜晚坐在我妈开的车上准备从老家回太原,途中我妈接了个电话然后二话不说往回拐。
只看见那么几根头发就被捂上了眼睛。

床头和奶奶的合照换成了一张没有你在的全家福。
今天那张积了灰尘的照片又被挂出来了。
牌位立在一片荒地上,只有几株干裂土地上生长的杂草。
来了各种各样和我和你同...

【原创漫评】暗闇の中で暗闇を奪う

在黑暗中夺取黑暗
代号D机关(JOKER GAME)漫评【?】及观后感

【来自作者】
第一次写这种东西,就献给了今年目前为止唯二追下来的新番之一
刚刚补完原著,这里只说动漫。政治历史比较白痴,可能就是漫谈一些个人感受,不说太深,见谅
可能个人比较喜欢剧情向的东西。尤其很喜欢这部改编动漫的风格,节奏干净,认认真真玩推理,不卖腐不刷帅搞谍战,脸盲也丝毫不在意,实在不行让声优告诉你,虽然最后脸盲也治好了。

【一】关于主题

“金钱,名誉,对国家的忠诚;这些全都是‘虚构‘之物。在未来等待诸位的那片漆黑的孤独中,所能支持你们的唯有在变化多端的各种情况下立即作出决断的能力而已”————结城中佐

首先吸引我的...

【沽风斋】第一章 鼓(二)


    “岱!”我听到下面的小塘扯着嗓子喊。
真是奇怪,也许是生命的最后时刻,不是说时间应该变慢的吗。
我的脑海没有走马灯式的回忆,只是出现了一个人的脸。
如果有他在……
那个人,据说很厉害,尤其对付傀儡。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识过。一年从来见不到几次面,父母对我提起他的次数远远比这要多。
“你哥要是在,你出去玩,我们也不用担心啊。”把自己关在家里时,他们常常这样说。
下一秒迎接我的,大概是狠狠的斩击和无边的黑暗。
“北堂铎……”我轻念这个名字。
这一生唯一遗憾着从来没有了解过的人,就是我的亲哥哥。

“噌!”身后是投掷匕首的声音,在一片傀儡的嘈杂声中显得如此清亮。
脚尖刚刚碰到地...

【沽风斋】第一章 鼓(一)

第一章 鼓

做一个天地间的幽灵去兜转,
沿着生命线航行到那个对岸。
船的纹路清晰而未有人铭记,
桨的波纹荡漾却不曾被倾听。

消失的被轻轻藏进思念的水,
隔空的被慢慢沉入牵挂的河。
摇曳的神树啊皱了整个天空,
系着的红绳啊动了一把枝杈。

寻觅与希望的开始融入身体,
剖开透明的五官虚无的脑海,
寻觅与真相的结束渗入骨血,
缝补迷离的双眼空旷的真心。

我愿从尘埃走到人间买把扇,
看一些起伏着的海水与峰峦。

真是有过节的气氛啊!
我赞叹着,从售票口进了广场,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谢绝路边推销劣质酒的小贩和吹糖人逗着小孩子的大叔,还有举着泥娃娃的妇女,到处乱跑的玩具傀儡。
“岱,来这边!”目光寻觅着,终于凭着声音辨认出...

【沽风斋】楔子 钟

楔子 钟

清晨,像是黑夜留下的影子还在天上,托着冰冷又不怎么干净的空气。这是个很普通的日子,站在窗边的老头这样想。
一阵雨是说来就来的,来的有一丝压抑的味道。
老人捋一捋一头白发,眼里的平静淡然掩盖了那种熟悉的锋芒。十个小时之前,他在这个封闭的小屋苏醒就成了这副模样,这里的布置都和自己之前的寝室无差,只是落满了灰尘,桌上那块小巧精致的钟滴答作响。

“早上好,亲爱的旅行者。”他听见钟磁性的声音灌满双耳。
“呵呵。”他笑起来,“如果不是你,我还真以为你说的掉进异世界,是我一个人在做梦。只不过一个梦醒来,就老了几十岁呢。”
“您应该明白的。您这样的旅行者来自另一个时空,在这里,可能我再走一秒,您就会回到...

1 / 3

© 汀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