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彩墨|偶尔写点文章|手帐|偶尔乱涂个画
科幻小说爱好者,各种音乐爱好者
BUAA就读中,一个假的工科女
常用微博@烃烽 发一些日常

你的湖水和夜空

亲爱的毕加索小姐:
       
        离开你已经一个月了。虽然你还原原本本放在我的桌子上,我却无法再让你在纸的纹理上自然地行走,无法再看到你的笔尖挂着墨蓝色的宛如珍珠的墨滴,还有,你和墨水合二为一创造的那个最漂亮的世界。
        我想用指尖去和你交谈,去感受两年的默契,用你来把我的一切想象化作春天的湖水与夜空。

        从用你写日记的第一天,我就想用毕加索小姐来称呼你。
        两年多以前,我记得那天去看一个生病的同学,医院离家很远,背着包坐了很长时间的公交车。下午从医院往回走,路过那家文具店,因为常有进去转的习惯就推门而入了。你还放在橱窗里,白色的笔身,浅绿色的帽子,虽然看起来很廉价,但是我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我从来没用过这个牌子。那时我只有一支钢笔,还是低调奢华有内涵的Parker,最不起眼的笔尖和最普通的黑墨水,一直被我用来写作业写了一年。店里的大姐姐也不让我试笔,可能太喜欢你笔帽的颜色,而且看了看三十二块钱的标价,橱窗里一众大佬品牌中的一股清流,于是拿出了钱包。
        因为你,我专门又买了墨蓝色的墨水,晃动一下就看见上墨器中透彻的颜色,挂在你弯曲成好看弧度的笔尖上。
        从此日记本上留下了你的字迹,笔尖很有质感,粗细是我用过的笔里最合适的,出墨还有种莫名奇妙的顺畅感。你完全沾染了我的印记,写出来的笔锋特别漂亮,写完最后一笔的时候稍稍回锋,觉得这用笔的感觉就像你的颜色一样,简单又很自然。明明很深的蓝墨水,在纸上变得湖水一样,明丽又不缺乏深沉,又像被星辰照亮的夜空,很洗练很纯净。
        那片湖水那个夜空,现在却已经不是用你在勾勒了。

        我喜欢用派克写日常的事情,关于现状,关于自己的学习,还有家人和同伴各种很杂碎的事情。对你,会写更多想象中的事,包括看的小说联想的东西,包括对喜欢的人的各种幻想,看完动漫以后的脑补,当年写的那些黑历史小说的构思……你是个天然而单纯的孩童,某种意义上说有点像我自己的内心吧。
        我也用你在各种卷子上做笔记,已经填过的卷子上再写满批注,成就感就是这么一种简单的东西。你在我手里的时间变得越来越长,也让我越来越离不开。
        你只是我偶然得到的一根三十二块钱的钢笔啊。
       后来我又买了几支笔。他们有的冷峻粗重有的细腻温和,有的青春亮丽有的稳重成熟,有的严谨而一丝不苟,有的随性而有艺术感。他们的笔尖有各种各样的花纹,我也喜欢欣赏墨水渗透进去的样子,喜欢看他们或直或曲,或刚硬或柔软的笔尖在纸的纹路上行走。他们有各自的性格,有他们讨喜的地方。只是你和我的默契是最好的,你的一切都刚刚好,不论是天马行空还是规律方正,都可以很舒服地驾驭。
        你是最简单的朋友。因为朝夕相伴,你的笔身从来没有在我的手底变冰冷过。不似第一次用你写字时的惊艳感受,经过长时间的磨合,你已经与我合二为一。尽管不再那么有光泽,笔身显得老旧,廉价钢笔的缺点在你身上也全部体现了出来,我还是喜欢用你来驾驭明丽而深沉的湖面,洗练而纯净的夜空。

        一年半前,我去江南、去苏州那一带旅游,是带你去的,记下了吴侬软语,记下了乌镇古城,记下了水乡的青苔。
        一年前,我每天去图书馆学习那个假期,你就在我手边片刻不离。
        后来我习惯用你记下每一次的考试成绩,或欣慰或心痛的瞬间。
        沉迷于刷剧的时候,每当有心疼或是感动的瞬间,我用你抄下来了。
        去年春节,在老家新房子里,在村里的台灯下,我跟你吐槽过年的心累,吐槽亲戚不给压岁钱,末了还展望一把未来更美好。
        用你抄下几十首歌词,压在桌子下面。写好无数的明信片,塞到信箱里。
        10个月前,第一次出国,走的前一天晚上我发消息问带队老师飞机上能不能带钢笔。老师犹豫好几次说你还是带水性笔去吧,就算钢笔可以墨水也不行的。临走的前两分钟,我还是把你吸了满满的墨水,和派克一起装到行李箱。过安检的时候一直很紧张,还好没什么事。那十六天,是终生难忘的时光。
        8个月前,和父母吵架,郁闷的写很多发泄的话,写着写着忽然很想笑,现在看看当时自己写的话还是很想笑。
        半年前,去医院陪生病长期治疗的姐姐,病房的下午很冷清,堆满瓶瓶罐罐的小木桌上,我用你写了很多思考人生的中二言论。
       4个月前,新年,又是一个新年,我把去年写的所有日记翻了一遍,满满一本半,那片湖水藏了太多的东西,想要告诉自己的内心。

        我一直觉得春天是最适合你的。你简单质朴又娇俏,在这温和的季节里留下你最美的湖水和夜空。
        然后,你走了。

        那天我和基友聊天,说自己心情好差好难过。
        “我把毕加索摔劈叉了。”
        基友不明觉厉。发完这条消息我放下手机,一个小时之后看到她的十几条回复。
        “毕加索?那是啥?工艺品?”
        “没关系没关系,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啊。”
        “至少你这就有了一个独一无二会劈叉的毕加索,别人都没有啊。”
        “……是我那支灌蓝墨的钢笔啊,用了两年多了。”我回复。
        “啊……原来你都这么称呼你的钢笔啊。”
        “钢笔什么的,摔坏了再买一支就好了啊……”

        现在回忆起那个时候已经心痛不起来了。
        我是想你的,在这个最适合你的春天。
        我试着去修你,但不管怎样,开叉的笔尖无法恢复原状,试着再用你写字,原本的顺滑和自然变得粗糙干瘪。每写一下,我的心就狠狠疼一下。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是我自己不小心啊。
        我知道把钢笔当朋友什么的,在旁人看来很难以理解,可是但凡旧物,都承载着太多不可替代的东西。你也是不可替代的。你不是用过就扔的笔芯,不是随处可见的圆珠笔,而是朝夕相伴的老友。虽然我也从没想过你能陪我多久,可是这一份不舍,如此清晰地刻在我的脑海里。
        怎么觉得越写越酸,像是写给一位恋人呢……

        我又买了一支专灌蓝黑色墨水的钢笔,还是毕加索牌,不过是全身纯白的,价格也比你贵很多。他的笔尖很圆润,而且有很好看的花纹,和没有任何花纹的你不一样的。
        人说钢笔也许是独一无二的,到了他的主人手里,就更有了独一无二的性格。在那些日复一日的无声磨合中,在你和我指尖血液的一次次碰触中,你的属于春天的性格早已种植到我的心里。
        你是无可替代的。再没有了你勾画出的漂亮世界了。
        离开你已经有一个月了。我也想过给你写悼亡词,但是那样也太过分了吧,毕竟你还在我的桌子上,还可以被我握住,让你冰冷的笔身变得温暖起来,让我的血液感知到你,这个熟悉的老朋友的存在。所以还是用回忆的方式道来比较好。
        我还会一直留着的。还有你的明丽深沉的湖水,洗练纯净的夜空。
        好久不写文章了,这一次终于真真正正为你而写了吧。

评论(2)
热度(7)
  1. 汀风汀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在水一洲
© 汀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