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彩墨|偶尔写点文章|手帐|偶尔乱涂个画
科幻小说爱好者,各种音乐爱好者
BUAA就读中,一个假的工科女
常用微博@烃烽 发一些日常

【沽风斋】第一章 鼓(一)

第一章 鼓

做一个天地间的幽灵去兜转,
沿着生命线航行到那个对岸。
船的纹路清晰而未有人铭记,
桨的波纹荡漾却不曾被倾听。

消失的被轻轻藏进思念的水,
隔空的被慢慢沉入牵挂的河。
摇曳的神树啊皱了整个天空,
系着的红绳啊动了一把枝杈。

寻觅与希望的开始融入身体,
剖开透明的五官虚无的脑海,
寻觅与真相的结束渗入骨血,
缝补迷离的双眼空旷的真心。

我愿从尘埃走到人间买把扇,
看一些起伏着的海水与峰峦。

真是有过节的气氛啊!
我赞叹着,从售票口进了广场,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谢绝路边推销劣质酒的小贩和吹糖人逗着小孩子的大叔,还有举着泥娃娃的妇女,到处乱跑的玩具傀儡。
“岱,来这边!”目光寻觅着,终于凭着声音辨认出混在人群中的约好一起玩的那个人。
那个方向是灯火辉煌的,是花灯展出的地方。铁丝上挂着的是小型的,基本是精致的花篮或是镂空雕花的灯笼,是我喜欢的小巧造型;巨型的摆在地上,有美女的人像,有鲤鱼或者是龙这些吉祥生物。红的黄的绿的光完全盖住了路灯,而那边的人流最为密集,都被这些精致的灯迷住似的。
可是我关注的,只有那个身影。
小塘就站在那个鲤鱼灯旁边,戴着宽边的帽子,留到颈部的短发,纤细的双手和一身实际上不怎么起眼的牛仔服。让我一眼就认出她的是那双眼睛,她有绿色的瞳,仿佛眼里有整个森林,要把我整个人都拉扯进去。
“这儿呢!发什么呆!”一声呵斥。
“我怎么就喜欢上了这种奔放的女孩子?就因为那双眼睛?”我第几百次问自己。

冬天的风很大,但是这里丝毫感受不到风里的寒气。只不过它吹起了我整个脸的刘海和周围的头发,让它们再也遮不住我的眼睛。我也没去在意,随意拨一把吹到后面去的长发,那一直是我们这个家族特色的银发已经伴随我十九年。
“郭小塘!你就不能找个显眼的地方等着吗?”我喊着,那个不怎么起眼的女孩子一直双手插兜,眼睛微微闭着,好像周围拥挤的世界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怎么,大少爷你今天又闲着没事干了,想来找我这凡人了?”
“怎么会。”我听她的语气满是轻蔑,一眼看出这姑娘今天心情实在不怎么好,准备说两句安慰的好话,结果就见她一甩头。
“花灯很不错呢。”她挤出个生硬的笑容,绿色的眼睛仍然眯着,一把甩开我准备搭上去的手。
“都一起出来了,就开心点吧。”我嘟囔了一句,“想想我好不容易从我家那铜墙铁壁里逃出来,回去大概又要被罚抄书,我哥出去两个月了都没回家,也就是说这个月我又不会有零花钱。我爸一直不让我玩儿剑,我现在连家里一只傀儡也动不了了,知道你最近学业忙,可是我也不好过呀。”我的这个笑容,才是发自内心的,“出于好意,少爷我就约你出来散散心。”
“这样啊~”她还是硬生生地说话,可是脸上的肌肉明显松弛下来,“过上元节也不放你出来,这对你来说也是个好事哦,再有我们这种人家,平时哪有机会见到真正的傀儡?”
见她终于肯好好说话,我也是松了一口气。
“你说,你和你哥怎么就一点也不像呢?”她又开始重复那个熟悉的问题。
“谁知道。”我打了个哈欠,“他是块木头,我呢,就是木头上的蚂蚁。”
“这又是什么比喻!”她皱鼻。
“你看,他虽然是木头,可是他那么强啊,我和他比起来,在家人的眼里还真什么也不是啦。”
“啧。”她随便用手揉揉眼睛,“我们去那边吧。那边好像有很好玩的东西哦……”

一路穿行到西北角,我一路不停地找话题,说到家里的傀儡,说到我哥的行踪,说到学校的八卦。小塘起初懒得理我,后来也慢慢搭上话,聊着忘了时间。
我就是有这么一项特殊的技能,虽然其他方面和哥哥都不能比,但是只有这一条,他绝对做不到。我能很准确地洞察人的脸色和心情,在合适的时候说合适的话、做合适的事。
“只可惜,你把才能仅仅用在追女孩上。”这是阿拓教训我的话。这家伙只比我大两岁,说话却像家长一样。

“你看那是什么!”小塘盯着前面的一个地方惊呼。
我顺着她的手臂看去,只见一个舞台形状的花灯,有几个人在上面演奏乐器。只能说,它们看起来是人。我们都能听出,这样的曲调,不论哪个节奏都把握得分毫不差,是精致但是没有感情的音乐。
“傀儡嘛。”我满不在乎地说。
“天呐!”她咋舌,“驯魔师都这么厉害了,傀儡也能玩儿音乐了。”
“这有什么,我还见过……”我八啦八啦又是一通讲述。我知道她也喜欢听我讲我见到的各种神奇的东西。
走近之后,傀儡的模样逐渐变得清晰了。它们确实栩栩如生,演奏之精美令人叹服。想不到这个廉价的灯展里还能看到这样的演出。
就听琵琶的声音忽然停下了,二胡拉完最后两句,我正准备离开,结果舞台后又转出一遛傀儡,穿着精致的深红色长袍,胸前挂着小鼓,每一个长得都不一样。它们接连开始敲鼓。紧接着,又有二胡开始了演奏……这是第二支曲子!
我听见有人议论:“今天的灯展怎么这么出人意料,这样的傀儡,平时有几个人能见到?”
是啊,实在是太让人惊讶了。惊讶得让人觉得有点儿不对……
台上的傀儡表演渐入佳境,鼓声由一开始的整齐有力,逐渐变得有层次感起来,跟随着曲子的音符,竟也有了强弱变化。这样的变化丰富起来,时而密集时而松散,一支曲子让人听着着了迷。
不对,太不对了。我竟从这些傀儡的曲子里感受到了寒意。
“小塘……”我呼唤着正如痴如醉的女孩,好不容易叫她回过头来看我一眼。
“我们走吧,时间不早了,看看还有什么好玩的东西……”
小塘又瞟了我一眼,继续听那演奏。我知道我刚才那句话说的不对。可是眼下,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地方很恐怖,这些傀儡有不对。
我把目光锁定在中间一排敲鼓的傀儡中间,有一个黑眼傀儡,节奏精准地敲打自己的节拍。它穿着相同的深红长袍,但我看见它的袖口,绣着一条极其细小的龙。
傀儡面无表情地看着人群。仿佛它也有目光一般,我感到它看着我,逼视我,刺穿我。那寒意越来越浓重,我全身开始颤抖。
“小塘!”我大喊,声音有些变了,扯上她的袖子就要往外走。
“干什么!”她生气地吼,不肯顺着我。
“你知道我的感觉是很准的。”我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这些傀儡有不对的地方,真的。”
她无语,虽然皱着眉头,但还是和我一起往人群外挤。
“快,快走。”我小声催促。鼓点越密,我背后的寒意越深,我感到那双傀儡的黑眼睛还在盯着我。我的后背全是冷汗,紧张得几乎晕过去。我们一路挤到的人里有不少带着异样的目光气恼地看着,我在犹豫要不要大喊一声叫大家快跑……
就见演奏骤然停止,傀儡手上的动作,还没有停下。
黑洞洞的目光的确是看向我的。它像闪电一般跃下舞台,就沿着我和小塘逃离的道路,冲过来了。人群开始惊叫,台上的傀儡也开始失控。
黑眼傀儡机械地把挂在脖子上的鼓撕开,取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我清晰地看见那刻着龙纹的柄上染得全是人血。
我还嗅到了,人血里有一部分,是哥哥的。
小塘的眼睛瞪大了,逼视着那把匕首,却是拼命想阻止它。这个没见过傀儡的傻姑娘,可能下一秒就该送命了吧……
我闭上眼,听到刺耳的尖叫:“啊------”

小塘绊倒了,摔到我的肩膀上,呆呆地看着我的手。
那里举着一把同样的刀,阻止了悲剧发生。
“从家里偷来的。”我嘿嘿一笑,故作轻松地掩饰额头上渗出的冷汗,一边拉着她闪电一般跳上护栏,“说来你不信,这刀也是很厉害的魔物啊,想不到世上还有第二把。”
“傀儡被击中一次反应会慢半拍,所以我们逃出来了。”我一边跑着一边说。
“你还真是厉害啊,从前确实小看你了。”她的语气里居然带着些许称赞。我正要激动,就见她的表情忽然又变成了前所未见的……惊恐。
下一秒,我的刀被半道杀出来的傀儡击飞到了看不见的地方。
“快躲!”我庆幸自己居然这么冷静,一定是被家里的各种怪事磨练出来的。我拉着小塘左躲右闪,心想今晚是怎么了,好不容易看傀儡表演结果傀儡全都黑化了。
我又一次闭上眼睛,飞起一脚。
结果中了,又幸运了第二次。又是下一秒,我忽然就飞到了空中,就见下面早有好几只傀儡围住了小塘,而刚刚那个黑眼睛的,早已举着刀在下面恭迎我。
只是这次,我再也没有可以救命的刀了。

----------------------------------------------------------------

本来想写完一章再发的【然而眼看一下飚到了两万字还是分节来吧
其实想写个有点暗黑但是又很温暖的群像虚构故事~

评论
© 汀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