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彩墨|偶尔写点文章|手帐|偶尔乱涂个画
科幻小说爱好者,各种音乐爱好者
BUAA就读中,一个假的工科女
常用微博@烃烽 发一些日常

【沽风斋】楔子 钟

楔子 钟

清晨,像是黑夜留下的影子还在天上,托着冰冷又不怎么干净的空气。这是个很普通的日子,站在窗边的老头这样想。
一阵雨是说来就来的,来的有一丝压抑的味道。
老人捋一捋一头白发,眼里的平静淡然掩盖了那种熟悉的锋芒。十个小时之前,他在这个封闭的小屋苏醒就成了这副模样,这里的布置都和自己之前的寝室无差,只是落满了灰尘,桌上那块小巧精致的钟滴答作响。

“早上好,亲爱的旅行者。”他听见钟磁性的声音灌满双耳。
“呵呵。”他笑起来,“如果不是你,我还真以为你说的掉进异世界,是我一个人在做梦。只不过一个梦醒来,就老了几十岁呢。”
“您应该明白的。您这样的旅行者来自另一个时空,在这里,可能我再走一秒,您就会回到婴儿时期,或者立马变成一具尸体。要不是我在与那边的世界的自己一直联系护着您,您哪会是现在这样稳定的状态?”
“你还真是了不起呢。”老人终于回过头,雪白的衣袖一抖,靴子从长袍底下举起来,细细端详着,“我虽然觉得你在骗我,但是这么多年了,天下的魔物,像你这样能与人交流,还能让人变成这副模样的,我也从没见过。”他把靴子脱下,光脚站立,“真是不舒服,腿都浮肿了,挤在年轻时的靴子里。”
“我可是独一无二的钟啊~只要我愿意,可以把那个世界的任何东西扯到这边来。只是看着您这么淡定,我都失去兴趣了~”
老人没有再回应,只是又发起了呆,似乎又想起了谁,又遗忘了什么。他猛然关上窗子,坐到桌前,与钟对视起来。
“那么,我在这里就真的是一个人了么?”
“啊呀,您终于考虑到除了您自己以外的其他人了。”钟嘲讽地说,“他们不会来的,您也永远都回不去。啧啧,终于看到您稍微露出点慌乱了,隐藏得不够好啊~别这么害怕啊,我又不会要您的命,我也没有杀了其他人。”

老人的脸颊终于松动了一些,高挺的鼻梁上湛蓝的眼睛睁大了,想露出个轻松的笑来,可是又放弃了。显然,他突然发现了除了钟交代的其他人的事之外的不一样的东西。
“很好。我现在,终于开始相信,这真的是个异世界了。”
“那就祝您趁早完全相信~”钟说,好似雕刻着精细龙纹的表身上无数只眼睛射出了轻蔑的光,没有秒针却滴答作响的表盘也露出了一张扭曲的脸。

“我要您在去死之前明白我的故事,我要您知道,人活在世上,是必须有些负重的。”
“还有……”扭曲的脸一下子不见了,龙纹又变回富有沧桑感的姿态,以往嵌着宝石的地方还是那么空洞,像黑暗的小小隧道。
“故乡,是一个你只有永远无法回去了,才为之落泪的地方。”钟的声音消沉起来。

评论
热度(5)
© 汀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