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彩墨|偶尔写点文章|手帐|偶尔乱涂个画
科幻小说爱好者,各种音乐爱好者
BUAA就读中,一个假的工科女
常用微博@烃烽 发一些日常

葳蕤深草【尾声】

尾声

重生的火焰之中,是毁灭的镜像,
在岁月里被侵蚀殆尽,不再重聚。
忘记了无数的青砖黛瓦,
踏平了山水一重又一重。
你就一直在那个角落,驱散凄凉枯桑,
兰泽芳草又起,雪山在回春时消融。
人心不妄想能变得如江水澄澈,
夜的梦呓却总要等到放晴再说。
小暑过去秋霜到来,白鹤飞去不再留。
最无畏的便是守候,细草岸微风正起,
秘密过后不再回忆,身后藏的还是你。

        “这葳蕤镇,本身就是一面大镜子,照着所有的人心,那些肮脏的东西,就在你最阴暗的角落积攒。”
        阿水说着这些陈年旧事,拿起木梳,为女孩梳理凌乱的短发。
        他把这些事情当作别人的故事来讲,而女孩只是一个普通的听众。这正是木子——阿水找了四十年的人。
        葳蕤镇毁灭之后,木禾带着木子去了自己的药店,后来被遗留下来的木家人追杀四处逃亡。木子在葳蕤镇被灼伤了眼睛,也受到了作为束梦人的惩罚,永远无法再长大,只不过还可以像常人一般死去。这是葳蕤镇在世界上留下的最后一点东西了。
        阿水和木子他们失散,走了四十多年,期间他接管了木禾的药房。直到有一天他又一次去木子家的老房子,惊讶地发现了这个小女孩,身边还有她妈妈芨木的骨灰盒——阿水猜测是木禾找到的,木禾可能已经去世。这时的木子已经失忆,是一个彻彻底底无助的盲人。
        青鸢和清也从来都不知下落,只有一次阿水收到他们的来信——他们早已远赴国外,逃离的过去的葳蕤镇远远的,结婚生子。而总有些人,时间流逝就一点痕迹也没有,连人们的记忆中也不存在了。
        可是阿水记得那个小男孩,消瘦的小男孩,那个第一时间跑去找木禾,即使知道自己是幻象也要提供力所能及帮助的小男孩。
        阿水更记得那个长发少年,曾经夭折的木家人,无怨无悔地保护着想要保护的人,含笑离开这个世界。他早就知道他叫木梓,并非没有名字。
        “所以秘密这些东西,只不过人心里的堆积,经过镜子一反射就会显现,让人难以自拔。”
        最后一句话说给木子,也说给自己。女孩空洞的眼神显得那样专注。阿水轻轻拍了拍她的头。
        “我的时间也该到了。”他心满意足地说,“我去见那个故事里女孩的哥哥、父母和朋友了。再见。”

评论
热度(5)
  1. 汀风汀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葳蕤深草。
© 汀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