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彩墨|偶尔写点文章|手帐|偶尔乱涂个画
科幻小说爱好者,各种音乐爱好者
BUAA就读中,一个假的工科女
常用微博@烃烽 发一些日常

葳蕤深草【第二十章第二节】

沿着陡峭的斜坡,山顶正明亮,

混沌的雾铺开,遮住太阳的脸庞。

迷茫到束手无策,心如刀割,

被荒野的力量摧毁,除生命一无所有。

你灵魂不屈,自可以创造奇迹,

你走向荆棘,自可以与自己挣扎到底。

你陷入沼泽地,埋没爱的手臂。


“母亲。”无名对芨木忽然换了一个称呼,“你快先去把父亲埋葬了,葳蕤镇没有了,他自然可以瞑目。”阳光照在尸体的头颅上,刺眼的白色闪动着。

“你……好好保重。再见。”芨木终于收起了眼泪,说出的只有祝福。

无名站了一会儿,好像思考了什么,就一言不发地走来,脚步轻飘飘的。可那个女孩还是疾步冲上来了。

“你听到我的话了。”无名冷淡地说,“跟着我没有用,赶紧去和你妈妈一起吧。”

木子怔住,无名从她脸上看到了难以置信的痛苦。

“你觉得我就是个受保护的对象,还是把你拖到这个世界上为我服务的人?你以为我就该放任你一个人去消失?”木子大声喊,几乎要不受控制地扑上前去。

“木子。”无名终于也停下来,“我当然不会这样认为啊……就算知道我是被利用的幻象,我什么时候愿意离开过?”他苦笑,“可是现在时间到了,不如让我自己去走向灭亡,你们都会安全的,不是吗?你看,你一直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啊……”

木子用力摇了摇头,睁大眼睛,定定地注视着无名几乎要变成透明的脸。

“我知道你存在过,现在也存在着。我只知道你是我哥哥,是我的亲人,其他都不重要。

“我不管你是什么幻象,你就是我真实的牵挂而已了。这是我自己做的决定,如果你不觉得我是累赘,我一定可以帮到你很多的。我来送你最后一程。这样不好吗?”

两个人的目光都不再躲闪,对视,虽然彼此脸上都是痛苦,最终微笑着一前一后走去了。


评论
热度(1)
  1. 汀风汀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葳蕤深草。
© 汀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