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彩墨|偶尔写点文章|手帐|偶尔乱涂个画
科幻小说爱好者,各种音乐爱好者
BUAA就读中,一个假的工科女
常用微博@烃烽 发一些日常

葳蕤深草【第十九章第四节】

人在荒途,难能遇到旧友,

时欲归去,方会展开歌喉。

不能洞悉天地,就默默与己相守,

不能俯仰万物,就孤身一人出游。

看过多少月亮的圆缺轮回,

听过多少天的风呼啸或是轻抚,

轻轻一笑,身后便是无尽海洋。


“你知道你不是我亲生的……”芨木微微有些惊诧,“可是……你也一直是我的孩子,是我要保护的人啊。我已经失去丈夫了,”她打了个寒颤,“我不想再失去你。虽然只是个并没有渊源的孩子。这件事我一定要自己完成,你知道么?”

无名沉默着,心里也在为这个女人感到痛心。

“你不知道。”他开口,微微笑着,“我早就死了,在我三岁的时候。”

“什么?”芨木显然没有反应过来。

“现在的我是个幻象,葳蕤镇里形成的。”无名接着说,仿佛把真相面前的外衣一点一点剥落,“准确来说,是这个人有意制造的。”他指了指木瀛,“他的那面镜子你应该看过,有两次使用机会,其中一个就是我。另外一个,他一直在想办法一次制造出很多人。”

“我……我了解。”芨木的眼圈红了,“这么长时间,他一直瞒着我……”

“也一直瞒着我。”无名却似乎毫不在意,“我还要感谢他,能让我重新来到这个世界,还直接长到了这么大,有能力保护我想保护的人。”他又笑了,“但是现在的我不行了,如果你去毁灭葳蕤镇,我一定也会消失。”

芨木的泪水终于一下子涌了出来,抚摸着无名不知是真实还是虚幻的脸庞:“木梓……你真的……很像你父亲年轻时的样子……”她哽咽着,已经上气不接下气。

“把药水交给我吧。”无名说,也流泪了,“其实我早就该走了不是么?……你们一定要安全地出去。保护好木子,你一定不愿意再失去她了吧?”

周围的深草微微动了一下,露出了木子带着震惊和悲哀的脸。


评论
热度(1)
  1. 汀风汀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葳蕤深草。
© 汀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