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彩墨|偶尔写点文章|手帐|偶尔乱涂个画
科幻小说爱好者,各种音乐爱好者
BUAA就读中,一个假的工科女
常用微博@烃烽 发一些日常

葳蕤深草【第十九章第三节】

冷霜从什么时候凝华,

染白整片稀疏的枯黄草地。

从哪里燃烧起来的火球,

燃遍了横亘多少光年的宇宙。

神话里的人挽起了弓,

故事的结局便撕裂了长空。

我是坐在战车俯视的朦胧。


芨木在深草中狂奔。她必须尽快找到一个地方,去寻找毁掉葳蕤镇的线索。

祭台上躺着一具已经只剩下白骨的尸体……芨木不由有些心慌,但她很快跑过去,没有丝毫犹豫。

尸体旁已经有个人,久久跪在地上。

“木梓!”芨木一不小心喊出了少年本来的名字,就看无名颤抖了一下。他的头发已经凌乱不堪,衣服上满是灰尘。祭台上躺着的,是他的父亲。

“阿姨……”无名没有太多惊讶,只是轻轻地说,脸色苍白如纸。

芨木不晓得怎样搭话,只能指着那具白骨。无名没有说话。

于是芨木忽然想到了一种可怕的可能,惊恐得几乎说不出话来。无名脸上的表情告诉了她一切。芨木深吸一口气,犹豫着在无名面前拿出了那个药瓶,黑色的液体诡异地波动。

一瞬间,无名脸上的表情,有犹豫,有彷徨,有悲哀,有……绝望。

“阿姨。”他斟酌着开口,“这……太危险了。我已经无力再守护葳蕤镇了,但是毁掉它……这已经是个存在了两千年的地方,谁能知道是成功还是彻底的毁灭……”无名顿了顿,看到芨木似乎又要开口,就接着说了下去,“你想必是要把它交给我吧,那你赶快出去,剩下的都让我去做。”

“我不是这个意思!”芨木忙道,“你是我的孩子,我一定要让你们安然无恙地出去……”

“我不可能。”无名说,“我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注定要消失的东西。就算十五年前的那个我复活,我也不是你亲生的孩子啊……”


评论
热度(4)
  1. 汀风汀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葳蕤深草。
© 汀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