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彩墨|偶尔写点文章|手帐|偶尔乱涂个画
科幻小说爱好者,各种音乐爱好者
BUAA就读中,一个假的工科女
常用微博@烃烽 发一些日常

葳蕤深草【第十九章第一节】

十九


安静得让人几乎忽视了安静,

汹涌的宣泄的,没有一丝空白。

花期已经过去,秋枫落满庭院,

你的眼睛平和,道别一字不说。

还没到死亡的季节,我已开始不舍,

即使逃离,又怎能逃到满园春色。

哀歌不再弹,一切小心翼翼解散。


木子望着满满的文字,像符咒一般把她定在那里。阿水早已经悄悄离开了。木子无暇顾及任何事情,她要找到这些文字的源头。那就是她最想要的真相。

那些文字很清晰,可是正前方的墙上,那些字体是她一个也认不出来的。她的手触摸冰冷的石壁,不知道这里已经荒凉了几百年,甚至几千年。那一定是最古老的东西。

左边的文字密密麻麻,是用整齐的繁体字写下的,字迹也一模一样,显然是有一段时间出了一些问题没有记载,后人又补了上去。

“木家724年,木烨之女木葭禾,年二十,出走葳蕤镇,后二十八年不知所踪,诞下一子,名齐诃,后改名木诃。非木家血统,被逐出,后死因不明。

“木家1577年,木烨因病去世,其妻木榭于771年因入葳蕤镇试图复活木诃被困,不知下落。

……

“木家2400年,第四十八代束梦人入镇,为木酋、木烟拭。”

这面墙上满是不认识的名字。木子以为可以找到一些有关自己知道的历史的东西,这样看来,木家人一直似乎生活在另一个世界一样,为葳蕤镇而生,甚至有自己的年历。

不过文字下有一个不起眼的署名:木瑟,于木家2913年,第五十八代束梦人。

是外祖母?


评论
热度(1)
  1. 汀风汀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葳蕤深草。
© 汀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