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彩墨|偶尔写点文章|手帐|偶尔乱涂个画
科幻小说爱好者,各种音乐爱好者
BUAA就读中,一个假的工科女
常用微博@烃烽 发一些日常

葳蕤深草【第十八章第四节】

清风如剑化作急雨白虹,

青岩变为旧壁,撑开温暖怀抱。

书中是何世界也竟不再知,

浑浊的眼眶看不见流下的清泪。

落子轻叩棋盘,心缺陷入困境,

还没有一道光带来神灵的召唤,

也没有一只鸟迎来日出的叹息。


阿水把紧握的拳头放入芨木手里,慢慢放松,移开。

“一定要这么做吗?”芨木嘴唇都变白了。

“必须,一定要这么做。”阿水再一次强调,“芨木阿姨,这次全都靠你了。这,才是最后的机会。”他露出僵硬的微笑,“我们一起进去吧。”

芨木叹了口气,最终还是跟上了阿水的脚步。


木子静静地坐在自己也不知道具体方位的地方。这一次醒来,她又成了孤独的一人,在深草里胡思乱想……无名会不会出事?青鸢到底去了哪里?我又该做什么?

“阿水!”远处的黑猫疾奔过来,似乎朝着她的方向。木子一个愣神,推推眼镜,这才喊出来。黑猫的脸那么亲切,让她怎么看也觉得是在对她露出温暖的笑容。

“是我。”阿水说,难掩心中的激动。太久不见,看到她安然无恙地待在这里,就好。

“你回来了!这里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无名他们都不见了……”

“木子。”阿水看上去不那么焦急,也不那么轻松,“我今天下定决心给你看一样东西。有些真相尘封太久,迟早要当着你的面被揭开的。一切的一切都在那里了。”

木子跟着阿水来到一座小亭子,这地方她从未来过。亭子的墙壁和地上全都刻满了字。

最上面是几个很大的字:木家家族史。


评论
热度(1)
  1. 汀风汀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葳蕤深草。
© 汀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