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彩墨|偶尔写点文章|手帐|偶尔乱涂个画
科幻小说爱好者,各种音乐爱好者
BUAA就读中,一个假的工科女
常用微博@烃烽 发一些日常

葳蕤深草【第十八章第二节】

你看,你的琴凳都染了墨色,

丝毫不晕染,却也漆黑。

破旧本子上的方框到了第几行,

梳妆台上的喷壶干到了第几年。

潦潦草草的符号写上宣纸,

还能触摸到湿润的痕迹。

脆弱到一指就能戳破最浓重处。


青鸢走在深草之中,目光不住在四周搜寻着。她来到这里很久了,依然分不清方向。

找到他。不知什么时候,她做出这个孩子气的决定。她离开无名,神经病一样又回到葳蕤镇的最深处。她知道他会在,一直都在。清也,别躲着了,我知道你在……她几乎流下泪来。她知道,她曾经对不起那个人。

当时她还是木泽家最天真的那个女孩,一夜间所有人都消失了。他和她都无助到绝望,四处飘荡,不知不觉走遍了很多山川。这段经历,算不算美好?

然后有一天,她忽然对他说:“清也,你和我去救爸爸他们好不好?他们一定还在这个世界上的,如果找不到他们,我会整夜整夜地心慌……”

清也愣住,然后抱了抱她,却被她挣开了。

“我说,我们在这里逃亡着,一点也不是办法呀!”青鸢有些急了,“我的父亲!母亲!都不知身在何处!我们算不算是苟且偷生?更何况,我们又不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清也沉默着,微微皱着眉头。显然他知道一些东西,却一直在逃避。

“青鸢,我们之间,算不算爱?”末了,他只能问这样幼稚的问题。

“我不会爱一个懦夫。”女孩的语气却是如此冰冷。

“让我一个人去。”清也重重地叹气,“那里面的危险,不是你可以想象的。我爱你。”他坚定地说,“我不是懦夫。”


评论
热度(1)
  1. 汀风汀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葳蕤深草。
© 汀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