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彩墨|偶尔写点文章|手帐|偶尔乱涂个画
科幻小说爱好者,各种音乐爱好者
BUAA就读中,一个假的工科女
常用微博@烃烽 发一些日常

葳蕤深草【第十七章第四节】

蜷缩的蠕虫,找不到洞穴的居所,

颤抖的心间,看不见柔软的地方。

目光在风雨里颠簸,摧残泪水,

未来在冰河里挣扎,痛不欲生。

不知还有谁,配的上最光辉的信仰,

亦不知还有哪一片脆弱的叶子,

遮得住下一眼就能看到的干涸之秋。


    芨木又来到了这个地方,远远就看见杂乱的后院和一片废墟。

    啊,其间还有一个少年,坐在废墟上,正在思考什么……

“阿水!”芨木大喊,“阿水!”她怕少年听不到,一声一声喊着。

走近了,她看到阿水终于回过头来看她。

“竽柯呢?”阿水问,“他还好吗?”

芨木一时语塞,因为她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阿水把竽柯交给她之后,竽柯就一直呆在木瀛家另一个卧室。他沉默得可怕,以至于芨木忙着照看木瀛,把他忘了。

“他……在家呢,一个人挺好的。”

忽然,芨木看到阿水的手,那里面紧紧握着的是一个玻璃瓶子,里面有半瓶黑色液体。

“你要干什么?”芨木盯着瓶子,语气顿时紧张起来,全然忘了刚才的尴尬。

阿水脸色苍白,自知瞒不住面前这个女人。他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她。芨木大概已经知道他要做什么了……那么,是该把她甩开,还是怎么?他的思绪开始转动……

他猜得果然没错,芨木冷笑几下:“我刚把结界修好,你就要毁掉这里了?动手很快啊……”

阿水一怔,忽然意识到那个秘密她是不知道的,放松了很多。

“濯枫已经死了。”他说,“她是因为这地方自杀的。我们什么也做不了。我只能毁掉葳蕤镇……这样,所有人都会没事。”


评论
热度(1)
  1. 汀风汀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葳蕤深草。
© 汀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