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彩墨|偶尔写点文章|手帐|偶尔乱涂个画
科幻小说爱好者,各种音乐爱好者
BUAA就读中,一个假的工科女
常用微博@烃烽 发一些日常

葳蕤深草【第十七章第三节】

一个人的记忆就是座城,

时间腐蚀木刻的桌椅,

蛀虫吞噬珍藏的宣纸。

橘黄的灯与吝啬的光亮,

悄然缩作一团颤抖的躯壳。

是什么枷锁无形地胁迫,

是什么命运不能让爱恨逃脱。


阿茗取来镜子,对主人鞠了一躬。

“还行吗?”芨木担忧地说。

“形成幻象是不可能的了,但是当作入口还是可以的……”木瀛自信地说,“这次只要我一个人。反正木子外婆家那个后院是进不去的,那里有结界。”

“那我去哪里?在这里等着?你去里面又要干什么?”芨木皱眉。

“你拿好这个。”木瀛把一个装着绿色药水的瓶子送给芨木,“我这次要强行闯进去。因为我会破坏结界,而且我本来已经是和葳蕤镇无关的人了。”他眨眨眼睛,“你要把结界修复好,不能让危险再波及到你了。”

“木瀛……”芨木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想说点什么,又说不出话来。

“一直以来都是你在承担危险。”木瀛叹气,“其实,我也爱过你。我真的在乎你的。”

芨木脸上的线条越来越柔和起来,似乎回想那些青春的时光,许久轻柔地说:“我也是。”


“父……父亲?”

无名看着他凭空出现在眼前,也是被吓到了。他仿佛从天空落下来一般。

木瀛没有说话,细细打量着四周,忽然抓住了无名的手腕。

“孩子,带我去祭坛。”他目光炯炯,声音也变得坚定起来,“我们去做一个实验,也许能救得了你们。”


评论
热度(1)
  1. 汀风汀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葳蕤深草。
© 汀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