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手写有偿接单 这里找我就行』

彩墨|偶尔写点文章|手帐|偶尔乱涂个画
科幻小说爱好者,各种音乐爱好者
一个假的工科女
常用微博@烃烽 发一些日常

葳蕤深草【第十七章第一节】

十七

时间不能倒流,轮回不能重演,

既然已成悲剧,又何必再溯回。

当时的灿烂笑脸被锁在黑白相片,

涂抹的信纸燃烧直到灰烬满地。

伞骨折断,新的命轴还未书写,

尘沙入眼,野草的根茎坚守着平原。

谁眼角的细纹,把回忆穿成离别。

“既然这样……”阿水又一次忽然开口了,“我觉得,木叔叔可能一段时间里不会再理会我们了吧……”他的表情依然平静,深藏的焦急却也早早显露出来。

“你要走了?”芨木漫不经心地问,“我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阿水低头沉吟一会儿,抬头看着芨木:“实在对不起,木阿姨,我们……做的实在不对。”

“这不怪你。”芨木笑了,“我原本并不知道他的想法,只是考虑到他是唯一可能有办法的人,所以决定帮他。可是知道真相以后,我一点也不想同意这个计划了。”她又顿了顿,“但是我现在知道了,你也是同样有能力的人……”

“谢谢阿姨原谅我们。”阿水有些不好意思,“那就后会有期……以后,还可以找我帮忙。还有,”他把竽柯从母亲手里推出来,不顾濯枫的怒吼,“这个孩子能不能交给你一段时间?”

芨木沉默着送他们出门。“阿水,你到底经历了多少啊……”她自言自语着。

木子家的旧房子里,阿水一个人在沙发上坐了一下午。

“濯枫……”他终于站起来,寻找那个被他忽略了一下午的人,“我决定了,毁掉葳蕤镇。”

没有人回答。阿水想到她已经疯癫了,还没有恢复正常。他在家里四处寻找她。

猛地,他看到厨房里鲜红的血迹,水果刀插在女人的胸口。

评论
热度(1)
  1. 汀风汀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葳蕤深草。
© 汀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