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彩墨|偶尔写点文章|手帐|偶尔乱涂个画
科幻小说爱好者,各种音乐爱好者
BUAA就读中,一个假的工科女
常用微博@烃烽 发一些日常

葳蕤深草【第十七章第二节】

亭台楼阁在野火中尽情毁灭,

背影深深又在花开半夏时重生。

清凉的石凳雕上了斑驳纹路,

江南的小桥褪去了原来的孔穴。

摇椅上的你与我,也会有心欣赏,

尘土覆盖的镜框,与老眼的昏黄,

挡不住世上最清澈的芬芳。


木瀛在半夜里醒来了,一时间,头一阵阵钝痛,想不清发生过的所有的事情。

他看到芨木就在他床边,似乎一直守在这里。可她的眼睛闪闪发亮,人似乎也很精神。许久,木瀛才想起,白天时突然到访的故人,吓得惊坐起来。

“你终于醒了?”芨木按住他,“我也知道你那个失败的计划了……”

她想了很长时间如何对他开口,最后还是用了最直接的方式。

木瀛猛然一个激灵,忽然意识到自己为什么在这里一直睡到现在。

“我说,你要不要那么激动?明知道这个计划很不容易成功的,失败也没什么,只不过失败比较早而已啊。”芨木说,尽量把语气放得很温柔。

木瀛颤抖着,又坐了起来。他张了张口,似乎想说什么,最后张开的嘴巴又闭上了。

芨木笑着看着他。不管怎样,一切又要重新开始了。虽然她知道,木瀛一定还有更深的秘密瞒着她。

忽然,她看到木瀛挣扎着下了地,站起来。他紧紧攥住她的手,死也不放开。

“你干什么?”芨木惊慌,以为木瀛会冷静下来,可现在他却是一副要做傻事的样子。

木瀛转过头来,两眼直直盯着她。

“我们去葳蕤镇。”他喊道,声音不大,却无比坚定。


评论
热度(1)
  1. 汀风汀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葳蕤深草。
© 汀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