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彩墨|偶尔写点文章|手帐|偶尔乱涂个画
科幻小说爱好者,各种音乐爱好者
BUAA就读中,一个假的工科女
常用微博@烃烽 发一些日常

葳蕤深草【第十六章第四节】

自由不羁的灵魂,浪迹天涯的远方,

金字塔高高竖立,反映着赤道阳光。

风霜侵蚀着雕塑,锁链束缚住咒语,

沙丘淹没了水井,将仙人掌也吞噬。

绝望吗?只有你,荒无人烟处,

做一个似乎从末世而来的闯入者,

求一个自由而宽广的贫瘠胸膛。


正午了,闷热的一间小屋子,一群人在不安地静止着。

木瀛跌坐在地上,像一具刚刚被打倒的僵尸。芨木站在窗口,幽幽地看着窗外的深草。阿水盯着木瀛,眼里含着一丝悲悯。濯枫坐在木瀛的近旁,始终不肯放开紧紧抱着的孩子。

阿茗从后花园绕了一圈,回到正门进来,看着屋里的景象,不知说什么好。他对着木瀛耳语几句,起初没有得到理睬。许久,木瀛终于起身,两眼直直望着前方,回到卧室里去了。留下阿茗站在那里,两只手绞动衣袖,不知所措。

先打破僵局的还是阿水。

“阿茗,能不能把你主人的计划讲出来?他刚才已经说过,他失败了。”

“我知道你们进过密室,动过镜子。”阿茗开口说,“主人的计划其实也没什么。他想通过镜子把木子他们接出来。也就是说,先做出他们的幻象,然后让葳蕤镇里的他们互相杀死,这样,他们就和葳蕤镇再无干系了。”

阿水失笑:“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但他的脸色变了,想到这的确是唯一可能。

“等等。”芨木忽然说,“如果让葳蕤镇里的他们互相杀死,那岂不是还要留下一个人出不来?木瀛觉得谁会那么心甘情愿?这个计划,也真是狠毒啊。”

阿水默默看了她一眼,目光里尽是深深的悲悯。


评论
热度(1)
  1. 汀风汀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葳蕤深草。
© 汀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