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手写有偿接单 这里找我就行』

彩墨|偶尔写点文章|手帐|偶尔乱涂个画
科幻小说爱好者,各种音乐爱好者
一个假的工科女
常用微博@烃烽 发一些日常

葳蕤深草【第十六章第二节】

光坠进混沌一片的隧道,

带来时间尽头空留的一纸契约,

雕花隔扇隔开两个生灵世界。

灭亡的已经烧成一片焦土,

归来的体无完肤,长跪在祭坛上。

疯狂的赤足奔跑,泪水流向沙漠,

平静的披上外衣,毁灭所有痕迹。


木瀛抬起头,就见那个少年拿出一把钥匙,似乎进了他的卧室。

“你们从前门进来就好啊,干嘛偷偷摸摸的,还造了一把钥匙?”芨木扑哧一下笑出来。她今天心情似乎很好。木瀛端详着她,阳光抚平了她脸上的一些皱纹,好像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那时候她还是个活泼热情的少女,不耐烦于家族的禁锢。

木瀛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爱过这个人。他们的命运本来就是注定交叠在一起的。他们有了一个女儿,本以为就该结束,结果不知怎么,居然又走到了一起。

门外的阿水听到这话有些慌张,但他又很快冷静下来,和竽柯说了几句话,继续熟练地开门,进入房子,片刻后就出现在了木瀛和芨木面前。

“木伯伯。”阿水十分有礼貌地打招呼,“不知道你回来了,失礼。”

木瀛有些疑惑,这个少年似乎认识他。可是他现在没有功夫去理睬。看着妻子不反对他们的到来,便也对着阿水微笑一下。镜子就在他眼前,刚刚被阿茗从密室搬上来。

一旁的芨木看到了阿水身边那个畏畏缩缩的孩子,便微笑着问他的名字,想去摸他的头。却不想少年身旁那个女人迅速把他拉到身后,一副保护的模样。

芨木很是尴尬:“不要那么紧张啊,我只是问问孩子是谁……”

木瀛听到动静又抬起头,这次,他看到了之前并没有注意过的少年,顿时目瞪口呆。

“竽柯?”他叫喊着,“你……怎么会?”


评论
热度(3)
  1. 汀风汀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葳蕤深草。
© 汀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