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彩墨|偶尔写点文章|手帐|偶尔乱涂个画
科幻小说爱好者,各种音乐爱好者
BUAA就读中,一个假的工科女
常用微博@烃烽 发一些日常

葳蕤深草【第十五章第一节】

十五


玫瑰沾着露水,躺在温柔蜜床,

幸福长出了翅膀,围在蚂蚁身旁。

高贵的新娘打点好行装,

准备去金色的地方,温暖地流浪。

伸手就触碰到的空气时刻在保驾护航,

哪怕走到衣衫破烂也终会看见星光,

是时候摆脱束缚,独自乘风破浪。


阿水亲眼看着濯枫眩晕过去,怎么也醒不来。镜子里走出一个少年,和他一般大,斯斯文文,梳着平头,戴着眼镜,身穿白色的制服,显然在读书。

他看上去很紧张,像丢了魂一样。

“你好。”阿水马上平复了一下心情,飞快地做着决定,“你叫竽柯,欢迎你重新回到这个世界。我是阿水。”他伸出手去,紧紧握住少年的手。

“我是竽柯。”少年迷茫地站在那里。

“这是你妈妈。”阿水尽量冷静地指着昏倒的濯枫,“你早就死了,现在的你,是一个幻象。是你妈妈意念里产生的东西。你没有之前的记忆,所以我会告诉你。”

把这些东西一股脑告诉这个少年,没有小心翼翼,这就是阿水做出的决定。

他知道不让少年知道自己是幻象,濯枫一定会疯癫,然后,影响到他们做好的计划。

阿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样,一步一步变得如此残忍。曾经的他,那么纯真,那么热情,敢爱敢恨,心直口快……大概是为了那个人,为了那个地方。他试着说服自己,现在的他也没有什么不好。虽然有时也想过,如果没有濯枫的出现给他拯救的希望,现在的自己还不如死了好。

竽柯抚摸着自己的皮肤,抚摸着自己的衣衫,最后,开始抚摸自己的母亲。

“你能不能把你要告诉我的现在就讲给我听?”他说,似乎还在努力辨认自己的声音,“我现在,什么也不知道。”


评论
热度(3)
  1. 汀风汀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葳蕤深草。
© 汀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