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彩墨|偶尔写点文章|手帐|偶尔乱涂个画
科幻小说爱好者,各种音乐爱好者
BUAA就读中,一个假的工科女
常用微博@烃烽 发一些日常

葳蕤深草【第十四章第三节】

没有地址的信封,最终盖上了邮戳,

没有离去的背影,最终打上离别烙印。

少女沉睡在没有星星的夜晚,

剑柄折断在无人保护的岩石。

交错着信任的手臂,一同奔向的远方,

在晨露未晞的时候,宁愿走向死亡,

不再孤独的稻草人,微笑在一片火海。


“你醒了?”

熟悉却忽然变得不像以前那么让人安心的声音,成为木子真正睁眼后听到的第一句话。

他到底还是回来了,不知道有没有睡过。疲惫的脸上没有笑容。

“青鸢呢?”木子坐起来,自己就睡在原地,白墙旁边的深草之中。

“外祖母带走了。”无名有些无力地说,“我也不知道她们去了哪里。外祖母说,这是她完成的最后一个任务。然后她就彻底灰飞烟灭了,再也不会有痕迹,梦中也不会。”

木子颤抖地扶着他的手站起来:“外祖母叫我去成为真正的束梦人。”

“那你就去照她说的做好了。”无名的目光游离着,清清冷冷注视着那面白墙,语气有些漫不经心,“我要休息一下,你自己去吧,一定可以的。”

木子在一刹那忽然觉得有些委屈。身边所有人忽然一下子都没了踪迹,外祖母也彻彻底底走了。无名还在这里,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他冷漠起来。唯一一个可以帮助自己的人,终究也是会不见的吧……算了,他可能只是很累。有些事情,她必须一个人承担。

她朝着祭坛的方向走去,不顾烈日的侵袭。

秘密在空中飞舞,灵魂在深草飘荡。她注视着前方,没有拂面的清风。

夜晚她又回到白墙,沉重的外衣沾满汗水。

“睡吧……”她闭上眼睛,听到无名轻轻地说,夹杂着一声叹息。


评论
热度(4)
  1. 汀风汀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葳蕤深草。
© 汀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