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彩墨|偶尔写点文章|手帐|偶尔乱涂个画
科幻小说爱好者,各种音乐爱好者
BUAA就读中,一个假的工科女
常用微博@烃烽 发一些日常

葳蕤深草【第十四章第一节】

十四


看不破与消磨,绞碎在黑洞的深处,

深海里的哀歌,吹响在深夜的河。

你乘舟而去,送不回莲花一朵,

轻盈的云积了雨,做不到如注倾泻。

心是魔,藏不住回忆的镜像,

任凭刀割,剜不下最深的角落,

墙上的藤蔓,蔓到通入地下的刻薄。


深草掩映着一小片白墙,这个令人绝望的世界里,有人看着墙上残缺不全的画面哀叹。

“你在干什么?”这声音来得突然,清也吓得一颤。

回过头来,就又见到了那个女孩。不算高挑的身材,普通的一张脸,乱乱的不过肩短发,还有厚若瓶底的眼镜。清也觉得这个女孩有一种出奇的麻木或是冷静,实在不像个孩子。大概是从小父母不在身旁,或是一个人太孤独?

清也才知道是虚惊一场,刚才那个声音,有点像青鸢的。

“这是谁画得……”清也只能这么问,“青鸢她……知道了什么?”

木子又犹豫了。这两个人,真的很纠结呢。早知道她就跟着无名一起去追青鸢,让她自己回来处理好了……

“是我画的。”木子最终还是说了谎,“怎么,青鸢并没有知道什么啊?”

“哦,我多心了。”清也尴尬起来,“我看见……这个背影……有点像我啊。”

一瞬间,木子很想笑。她努力憋着,还好清也还在尴尬中,没有注意到她憋笑的表情。这清也,表面老成,其实还是很天真,和自己一样……

啧,为什么会在她面前尴尬?我本来,不想见她的啊……

清也忽然想到,愤然转身走了。


评论
热度(2)
  1. 汀风汀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葳蕤深草。
© 汀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