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彩墨|偶尔写点文章|手帐|偶尔乱涂个画
科幻小说爱好者,各种音乐爱好者
BUAA就读中,一个假的工科女
常用微博@烃烽 发一些日常

葳蕤深草【第十三章第三节】

泪水溅落如同月光,涌上树梢,

清瘦面庞,不过写满脆弱。

并非每个人都有获得勇气的权利,

笑容挂在脸上,又未必长在心里。

一碗温热清粥,熬进家乡的故事,

却只能将一路风光,装进衣带了事。

本在云中梦,而羡池中鱼。


黄昏了,天边的阴云还没有散去。虽然在这个密室里是无法看到的。

“无名怎样了?”许久,脸上的双手拿开,木瀛看到了镜子里自己的苍白面容。

“你总算想起他了?”芨木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盯着木瀛跪在地上的背影,“其实我最担心的,就是他了。你也忍心把他送到那个地方去不管不顾……”

木瀛的脸上,一瞬间掠过一丝喜悦:“你还是关心他的。我以为,你一直对那件事情耿耿于怀,到现在一直恨着我。”

“这不重要。”再回过头来,芨木眼里,已经全是泪水。她本来准备好了太多尖酸的语言去打动木瀛冰冷的心,可毕竟是母亲面对着父亲,无法再开口。

“芨木,你听我说。”木瀛看着妻子苍老的脸庞,心里一阵疼痛,“我也知道这些不重要。你今天来找我,也一定是为了孩子们而来的。”他顿了顿,接着加重了语气,“你一定要最后相信我一次,我可以帮你,你也要帮我。”那一刻男人眼里的,没有冰冷,只有祈求。

“你别忘了我也是木家人。”

说完,两个人紧紧拥抱在一起。芨木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还会扑到这个久违的怀抱中。她只记得那时他们还年轻,都追求着自由的爱情,除了必要的繁殖后代一类的事,却没有做过任何事情让彼此温暖。


评论
热度(2)
  1. 汀风汀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葳蕤深草。
© 汀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