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彩墨|偶尔写点文章|手帐|偶尔乱涂个画
科幻小说爱好者,各种音乐爱好者
BUAA就读中,一个假的工科女
常用微博@烃烽 发一些日常

葳蕤深草【第十三章第二节】

秃鹰盘旋在悬崖,在最高处落脚,

俯瞰飞过的荒野,还有翱翔过的低空。

不能轻易回头,折翅又不一定重生。

月下山川萧条,秋已穷,冬将至,

风霜冷月,吹面如刀割。

游子离开的地方,登上最远的家乡,

流离或是寻找,渴求或者不再盼望。


阿茗皱着眉头,这女人,是说真的吗?他记得主人说过,一切都没事了。主人的孩子,会有什么危险?想来想去,他还是走到主人的卧室,对着一块地板敲了七下。

“进来吧。”里面响起男人粗重的嗓音。

阿茗没有想到,那个女人也跟了进来,正看到木瀛一个人坐在一面镜子旁。

“芨木?”木瀛叫,但惊讶只是一时的,话锋忽然转得冷硬起来,“你来干什么?”

“真没想到你把镜子搬到了这里。”芨木像是没听到一样,“我说,你开这个密室有点可笑了吧?想掩盖你的行径?也难怪,你就是心虚而已……”说着,她抚摸着镜子。

“别动!”木瀛脸色都变了,“这镜子……我动过手脚的。”

“你别着急。你的那些小动作,我会不熟悉?放心,碰不到那个地方的。”

木瀛有些尴尬:“你到底有什么事?”

“你女儿又回了葳蕤镇。而且,那里的情况似乎有了变化,比以前,更加危险了。”说到正事,芨木不在嘲讽了。她来这里,可不是和自己的丈夫叙旧情的。

“怎么会?”木瀛好不容易转为正常的脸色又变白了几分。

芨木像是疯魔一样,把一瓶黑色液体砸在木瀛面前的地上。说来奇怪,瓶子没有碎掉。

木瀛立马明白过来:“我是个罪人……”

他捂着脸,蜷缩着身子,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


评论
热度(1)
  1. 汀风汀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葳蕤深草。
© 汀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