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彩墨|偶尔写点文章|手帐|偶尔乱涂个画
科幻小说爱好者,各种音乐爱好者
BUAA就读中,一个假的工科女
常用微博@烃烽 发一些日常

葳蕤深草【第十二章第四节】

藏在书页里的,是你最苦涩的药方,

十八味细细煎熬,渗出草木之色。

时间最记不住耐心的人,

用无数个时辰,抚摸病弱的年轮。

木梳摆放在落满灰尘的案台上,

还有未完成的剧本,破碎在镜中,

小炉旁尚未清扫的,你我唱过的歌。


直到老人悄悄离去,阿水还呆愣在原地。而濯枫想着下一步该干什么。

“源头,所有的一切都归于源头。”濯枫轻轻默念阿水说过的这句话,在不大的院落里来回踱步。不知为什么,她早就把阿水的事情当作自己的事,而忘了毁灭那个地方。

“阿水,阿水。”她像是在自言自语,“有时候,我觉得你真的很像我的儿子,真的。可是,有时候,又觉得你的年龄比我还要大……”她看着少年单薄的背影,像沉静的剪纸一般,“你一定经历的,比我想象的还要多很多吧。”

那边的少年似乎根本没有听到。许久,他梦呓一般地道:“你差不多已经做到你能做的一切了。接下来,就靠我了。”

“阿水?”濯枫问,“你在说什么?”

“濯枫。”阿水说,“我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他们再次坐上车子,似乎走了很远的路。濯枫带着疑惑坐在阿水身旁,车子一路颠簸。

“到了。”阿水的唇边浮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濯枫,到这里了,你最好还是变回原来的容貌吧?”

看着这个地方,濯枫忽然觉得有些眼熟。

她记起来了,这是个她记恨的地方。这是木瀛的宅子。


评论
热度(1)
  1. 汀风汀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葳蕤深草。
© 汀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