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手写有偿接单 这里找我就行』

彩墨|偶尔写点文章|手帐|偶尔乱涂个画
科幻小说爱好者,各种音乐爱好者
一个假的工科女
常用微博@烃烽 发一些日常

葳蕤深草【第十一章第二节】

千年无果的铁树,正酝酿一次开放,

八百年无人烟的荒漠,静静等待在此刻。

漆黑如墨的时候,殷红的东西缓缓流动,

世界的峰巅上,有人对着死水低语。

雪山上没有冰川,一如往昔脆弱的颜色,

青巷里没有客栈,打马过的人眺望远方,

朝圣的地方,终要一步一级地登上。


木青鸢在天刚刚亮起来的时候起身,拿出镜子细细梳妆。

不知已经多久没有这样做了,可是她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待在这个世界最阴暗的地方,虚度时日,还不如和被困在这里的人一样,守着几个秘密不得老死。

镜中的少女面庞精致,皮肤细嫩,乌黑的秀发被花了两个小时很细心地编成辫子。虽然素面朝天不加修饰,却足以打动任何一个不相识的人。青鸢满意地笑着。

她休息的亭台里有一片雪白的空地。青鸢顺手从旁边的深草中拔出几根,挤出汁液涂画得津津有味。无意识地,她画出一个潇洒的少年,在山前负手而立。她画不出他的脸,但一定似曾相识,仿佛就是自己缺失的记忆里某一部分。这样作画,大概也是他教给自己的了。

本来完全不记得的,看来,自己也在被秘密侵蚀着啊。她轻轻笑着。

不要害怕,总会有办法的。无名总是这么说。她现在开始越来越不相信那个人,他所说所做的一切,在这里都显得十分苍白无力起来。这样的日子,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逃离。

“清……清也。”背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她听出来是木子的。

但她无暇顾及这些。她的脑海里好像忽然有什么被触动了,戳破了。


评论
热度(1)
  1. 汀风汀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葳蕤深草。
© 汀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