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彩墨|偶尔写点文章|手帐|偶尔乱涂个画
科幻小说爱好者,各种音乐爱好者
BUAA就读中,一个假的工科女
常用微博@烃烽 发一些日常

葳蕤深草【第十一章第一节】

十一


混沌的破晓如雷电穿过,

光剑撕裂丑恶,溅起一片血沫。

七月的栀子花纯白如雪,

转瞬间大地染成一片金黄。

你若想为英雄奏响一支凯歌,

披上战甲迎接冰河裂开的春出冬末。

一段幻想,悠然飘落在一片风波。


夜晚,葳蕤镇的月光却和外面有所不同。亮得刺眼,照得夜空如同白昼。

木子站在深草中,周围的一切都那么刺眼,刺在那个曾经的伤口上,久久不能愈合。她看到了周围飘荡的乳白色的东西,这些东西,果然只有在夜晚才能看到。

“又是一个不眠夜呢。”

无名就在身后,递给她一瓶药剂:“喝一点,足够入睡了。”顿了一下,又补充道,“青鸢拿给我的。她说,自从被木家收养以后,每个夜晚都靠它过活。”

木子感觉自己的心狠狠地抽痛了一下。“我回来的时候,碰见一个奇怪的人。”她犹豫着开口,“他是个看上去很绝望的人。不知为什么,我知道了他喜欢青鸢。”

“这些东西为什么要对我说?”深草和无名散乱的发丝纠结在一起,“这对我们没有帮助,对青鸢更是没有。”

“可是,他说我被秘密侵蚀了,成了彻彻底底困在这里的人。虽然我知道这是我的宿命,我也知道我很自私,自私到看着别人代替我在这里接受惩罚没有反应。”

“不用害怕。”无名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任何人到这里以后,被侵蚀总是无法避免的。包括我,我在这里,无意中知道了自己真实的身世。不过,你们没必要知道。”

“还有,不必为青鸢愧疚。”他接着说,“这不是你的错。你现在需要的,就是安心在这里,接受你该接受的考验。无论如何我在这里。别忘了,我是你哥哥。”

木子终于抑制不住,趴在无名肩头抽泣起来。

月光照在无名脸上,他的皮肤在夜色里显得近乎透明。


评论
热度(1)
  1. 汀风汀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葳蕤深草。
© 汀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