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彩墨|偶尔写点文章|手帐|偶尔乱涂个画
科幻小说爱好者,各种音乐爱好者
BUAA就读中,一个假的工科女
常用微博@烃烽 发一些日常

葳蕤深草【第十章第二节】

呼喊的已经灰暗,埋没的不再重生,

绝望的依然凋零,生存的随记忆颓然。

沙丘流动灼烫在炽热中,

没有清泉,也没有嫩绿的仙人掌。

没有悲伤,没有无名的花朵,

没有时空隧道,没有悔恨的时间。

我在没有粗细的线段里遨游,

没有曲折,没有交叉,但也没有光。


“你是谁?我为什么要带你去?”黑猫冷冷的说。

女人没有说话,面纱下的脸也没有任何表情。她盯着黑猫看了看,手开始在衣袋里翻找。不一会儿,她就取出了一个小玻璃瓶,里面是一种奇怪的黑紫色液体。

黑猫愣了愣,忽然开始挣扎。

“你这样没有用。”女人冷笑道,“难道你想让那个地方,继续存在下去?我历经千辛万苦才拿到这个,回来找你却看到你这个反应。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既然你是来找我的,何必又改了容貌?不怕我认不出来么?还是在害怕别的什么东西?一定要在我变成猫的时候,把我麻醉了带走。这可真的不是你的风格啊?”黑猫停止了挣扎,语气还是那样冰冷。许久,他闭上眼睛,睫毛早已被泪水润湿。

“我在害怕。我也不知道我在害怕谁。”女人的声音却忽然小了下去,“自从拿到这瓶东西,我无时无刻不在恐惧中。你看,不论我把它捂在衣袋里多久,它还是那么冰冷。”

“但是我要和那种力量搏斗到底。”女人提高了嗓音,“我要毁掉的,我就一定要毁掉。我一定要让那些秘密都消失。至于你,你不要告诉我,你已经变得和那些人一样了?”

“濯枫,”阿水慢慢地说,“你应该知道的啊,要想毁掉一切,代价实在太大了。而且,只有你手里的这个,还远远不够啊……”


评论
热度(1)
  1. 汀风汀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葳蕤深草。
© 汀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