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彩墨|偶尔写点文章|手帐|偶尔乱涂个画
科幻小说爱好者,各种音乐爱好者
BUAA就读中,一个假的工科女
常用微博@烃烽 发一些日常

葳蕤深草【第八章第四节】

东方的艳阳暖了霞光,

和衣而坐的老人轻轻弹掉一身的霜。

时而温和的海洋催动渔船,

鲸鱼低声吟唱祈祷新一天的匆忙。

诗人披着棉衣赤脚站在某片沙漠,

孩子对着枯井打捞破碎的月光,

一切如常一样,该彷徨还需彷徨。


    “一夜没睡啊?”一觉醒来,无名就看到青鸢有些憔悴的脸庞。

    “我醒来过一次,找不到阿水了……”青鸢皱着眉。

    “那不用担心啊,阿水他也许是又有任务了,他对这里又这么熟。”

    青鸢理了理散乱的头发,没有再说什么。

    他们来到那个类似神坛的地方,依然没有阿水的影子。这里是大片深草中唯一的空地,也是他们每天做那些枯燥工作的地方。这里有个不怎么好听的名字,芳歌台。

    顺着清也的手指,木子看到了这地方,也看到了无名和青鸢。清也的手微微颤抖着,这还是来到这里以后,头一次和她距离这么近啊……

    “好了,就是这里,你自己去找他们好了。”表面上他却恢复了冷漠。

    “你不一起去?”木子诧异,“你……好像认识青鸢的啊。”

    清也的嘴唇又颤抖起来,然后竟是想要直接转身离去。不料,木子拉住了他。

    “你喜欢青鸢。”木子的声音不大,却足以穿透他的心,“可是,你不愿让她看到你现在的样子。我想我猜的没错吧?”


评论
热度(4)
  1. 汀风汀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葳蕤深草。
© 汀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