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手写有偿接单 这里找我就行』

彩墨|偶尔写点文章|手帐|偶尔乱涂个画
科幻小说爱好者,各种音乐爱好者
一个假的工科女
常用微博@烃烽 发一些日常

葳蕤深草【第八章第三节】

麋鹿带血奔逃,森林空旷寂寥

秃鹰把山崖当做巢,天空即为怀抱。

回到宇宙洪荒,时间带走一切的谎言,

就让诗篇作匕首,让我引而封喉。

抛却一切的名姓,在雪崩之前歌唱,

埋没就去埋没,撕碎所有的幻象。

我只为最初的所想,红线牵出的剑光。


    与此同时,外面的世界,新的一天开始了。

    “木子?你去了哪里?”芨木一遍有一遍呼唤,似乎不只是懵懂,还是为了克服心里的恐惧。面容也好像又苍老了不少,阳光下,她的影子是那么无助。

    芨木走到窗前,忽然看到了让她感到惊讶的东西。

    一只黑猫正趴在窗台上,似乎正等着她的到来。它的旁边,是一只精致的玻璃瓶子。

    芨木认得那个瓶子……那是阿水的瓶子,阿水说过,这瓶子里装着葳蕤镇的空气,还可以传达一些秘密,关于死去的人们的。

    “她去了葳蕤镇。”芨木听到母亲的声音传来,“我带她去的。你不用自责,在那里她有注定的人保护,会很安全的。她是个勇敢的孩子,你知道的。所以,还担心什么?”

    很好。该来的还是要来,不论之前做过了多少努力。芨木苦笑,闭上眼睛,整个身子倒在了冰冷的地板上。黑猫眨眨眼,却是没有动,一直守在窗台上。

    清晨结束,半上午的光阴也很快会过去。这个忙碌的世界,大概没有人会注意到,那些最阴暗的角落里发生着的故事。


评论
热度(1)
  1. 汀风汀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葳蕤深草。
© 汀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