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彩墨|偶尔写点文章|手帐|偶尔乱涂个画
科幻小说爱好者,各种音乐爱好者
BUAA就读中,一个假的工科女
常用微博@烃烽 发一些日常

以歌为迹。

随想时,我轻轻推开那飘窗,

混沌中,投入世界的怀抱。

总有那么一些时光只顾冲撞,

却还装作是冷静对天焚香。


即使是凡人也可以肆无忌惮地梦想天堂,

谁的手臂不能坚硬如钢铁,带刺的手指轻抚脆弱的脸庞。

总有些束缚困住了泪水,必须带它去流浪。


世界是一把伞,把另一个世界悉数抵抗,

生命不要做飞花,落地后又被送向更远的地方。

岁月拂去雪地上所有的影子,

剩下谁的歌声,想象着生出光华万丈,

羽翼扫开一切流云,不再是渺小的飞鸟。


当春树终于发芽,不朽和烂漫纷飞在纸上,

由黄转绿,直到夏虫催人把一切梦中事遗忘。

如果麦收时节我可以一路向南去筑温暖的巢,

就一定要带上北方冰雪做的衣袍。


长空浩渺,无数灵魂盲目追赶,

虚伪与坚强,在渺小的长空彼此试图击碎对方。

没有哪条路会是鲜花围绕,但请坚信希望,

荆棘的中央,有歌者颂着你的坚定模样。


永远不遗忘最初,四季流转时的背影更不会忘。

百丈红尘,我也渺小的同你一样。

不去理会蚊虫的鸣叫,那都不足以让我们痛苦,

一点一点整理曾走过的欢笑与疼痛,

永远不让泪水成为唯一的缩影,像旅者不会只管前行。


总有一个人会等着你,在梦想实现后诉说一路的光辉荣耀。

醒来的时候,看鲜红一窗的天光。



================================================

乱写了点什么玩意



评论
热度(1)
  1. 汀风汀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在水一洲
© 汀风 | Powered by LOFTER